文摘 191220

6 分钟读完

在绝望中保持希望

银翼杀手的世界与现实

“《银翼杀手》准确预测出由大财团影响力和利益导致的反乌托邦景观:大规模工业化对环境的伤害、警察国家、有钱有势阶层的导致的混乱和暴力,社会边缘人遭受的苦难。”

不要自称为程序员

大部分程序员,实际上编写的是不公开的企业内部软件,比如追踪费用的软件、优化装运成本的软件、帮助记账的软件、设计新部件的软件、计算保单价格的软件、识别恶意订单的软件等等。各种各样的商业公司,开发内部软件,解决它们自己的问题。市场上对程序员的大部分需求来源于此,只有极少数程序员直接编写面向外部顾客的软件。

内部软件的开发,通常非常乏味,令人厌倦。因为它们的技术复杂性低、技术决策非常保守、预算很少、缺乏长远考虑。但是,世界上大部分编程工作都是这种。

科技爱好者周刊:第 87 期

新人加入一个开发团队时,要干五件事。前面四件事是了解技术架构、了解开发流程、补强基础知识、从微小的改善入手(比如关掉几个 issue)。这些都是常识,但是第五件事,很多新人都没意识到,你应该要去做,而且完全有能力做,那就是 你要为团队写文档

一个老程序员的30年生涯回顾(译文)

同事共用一个办公室,他整天在电话里大声聊天。更糟糕的是,我们开始有更多的会议。

程序员像农奴一样被使用,许多人饱受压力、精疲力尽,每周工作70个小时以上。但是实际上,其中真正用来完成工作的时间只有4-6个小时

会议上,产品经理会表现出生机勃勃、欢快愉悦的情绪,听起来很投入,而实际上我知道他们上班时很多时间都在脸书上玩游戏。

沉闷的站立会议、白板上的迭代看板、一系列高压力的工作、对”故事”的不停谈论,我越来越对这个工作感到恶心。

在我看来,所谓迭代,就是说这段时间你会过度劳累,没有其他含义。

可怕的“浏览器指纹”,让你在互联网上,无处可藏

关掉cookie,让浏览器什么都记录不了;有点危机感的同学会启动常见的“隐身模式”,来隐藏映在屏幕上的奸笑;有点手段的,开了层层代理,心安理得的想要做一枚匿名侠客。

这些都没什么bird用。

我们处在第三代浏览器指纹的追踪中,事情远比想象中的复杂。当你访问一些特定的网站,就会被“被动的识别”,这些识别信息,就像是你的指纹一样,几乎绝对的定位一个个体,精准程度你无法想象。

这些动作,默默的在后台发生,用户根本毫无觉察。

你的每一次点击,都无情的出卖了你。这些信息会被综合分析。相关网站和部门,能够对你进行唯一性识别,进而锁定、追踪。

你虽然没有注册账号,平台却为你分配了身份。

这是识别方式,用于识别你这个个体。而收集的内容,可能更让人瞠目结舌。不要觉得垃圾数据多,存不下。行为数据比那些廉价的磁盘,值钱的多。

包括你的每一次点击,停留的时长,阅读、观看的位置,都在全方位的展示你的个体。设备、IP、位置、操作习惯,都在不同的角度绘制你的指纹,让你在匿名的互联网上,无处可藏。

彩蛋

site:pornhub.com wrestling -mixed -gay -bbw -son -mother

标签:

更新时间:

留下评论